胡萝卜app下载

最新网址:..co

北海处,无名荒岛之上,鲲鹏抬起头来,看着天空中划过的金色身影,脸色有些复杂。

恍惚间,似乎有看到上古蛮荒时期,那两只镇压了半个洪荒大陆的三足金乌。

只是,相对于当初那镇压半个洪荒的三足金乌,这个看起来,气息却是要弱上不少了。

天空中金色的身影,同样是一只三足金乌,划过天空之后,旋即,这道人影也跟着落在北海处的无名荒岛之上了,化为人形,这个三足金乌赫然是乌巢禅师的模样。

只是,不同于之前面对江流时候慈眉善目的样子,这个时候的乌巢禅师,手中还托着一个葫芦,气息凛冽。

“好久不见了啊!”看着眼前落下身形来的乌巢禅师,鲲鹏的脸上有些复杂的神色,旋即,还是主动开口打过招呼了。

看着乌巢禅师,鲲鹏的脸上有愧疚,有欢喜,也有尴尬之色。

“嗯,这么多年了,你终于出现了,的确是很久很久没见了,自从当初大劫之日起,你便隐藏了起来,不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踪迹!”相对于鲲鹏眼神中的复杂之色,乌巢禅师的眼神就要纯粹得多了,主要是愤怒的神色。

“你听我解释!”

听得乌巢禅师主动提起当年巫妖大劫的事情,鲲鹏的神色微微一变,嘴里急忙开口,道:“当年巫妖大劫,乃是天道注定的事情,妖族和巫族必然两败俱伤,双双陨落,我,我当年就算是参加了那场战斗,最后的结果,也不会改变什么的!”

鲲鹏的话,让乌巢禅师的神色默然,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,对于鲲鹏的这番话,乌巢禅师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的确有道理。

放飞白衣女孩的心愿

巫妖大劫乃是天道注定的大势,最后巫族和妖族决战的时候,身为妖师的鲲鹏居然当了逃兵,这让无数的妖族恨之入骨。

但是,时隔这么久了,千万年的时间过去了,回过头来想想,其实,当年鲲鹏即便是没有逃走,也参加的最后的战斗,可是,实际上的结局,依旧不会有什么改变的。

只是,理性上明白是一回事,感情上能否原谅鲲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“身为妖族之师,可是,当初你却背叛了整个妖族!”乌巢禅师的目光落在鲲鹏的身上,开口说道。

一开口,就直接甩了个大帽子下去。

“我!”这么一顶背叛了整个妖族的大帽子甩下来,鲲鹏自然是不愿意戴,但是,张了张嘴,想要反驳,可是,鲲鹏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反驳的资格。

毕竟,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,的确是事实。

“那么,接下来,不知你要如何呢?莫非,你想要诛杀于我吗?”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不可能再和平共处了,鲲鹏的脸色也是一沉,认真的盯着乌巢禅师说道。

“既然你背叛了整个妖族,自然,就该承受应有的罪责!”乌巢禅师锐利的眸子盯着鲲鹏,开口说道。

“十殿下,虽说你天资不凡,身上更凝聚了妖族仅剩不多的气运,修为已经达到了准圣之境,可是,你可别忘了,我的修为比你还要更高得多!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鲲鹏对乌巢禅师摇了摇头,自信满满的模样。

“的确,你的修为比我更高得多了!但是,莫要忘了,你现在受伤了!”乌巢禅师神色不变,依旧认真的盯着鲲鹏说道。

“若是我没看错的话,十殿下,你也受伤了吧?你我都受伤了,而我的修为比你更高,你真的有把握能够打败我吗?”鲲鹏的针锋相对的盯着乌巢禅师,神色依旧是充满了自信的模样。

大家都受伤了,可自己的修为却是准圣巅峰,鲲鹏自然是很有自信的!

“那可得试试才知道了!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,乌巢禅师手中的葫芦突然毫光万丈,一缕锋锐的气息直接蒸腾了起来。

乌巢禅师一出手就是杀招,对着葫芦里蒸腾出来的气息拜了一拜,道:“请宝贝转身!”

咻!

随着乌巢禅师的动作,这葫芦里蒸腾起来的锋锐气息,转了一转。

鲲鹏眼见于此,神色骇然的后退。

虽说这些年来,鲲鹏都没有在洪荒大陆上行走了,但是,身为准圣巅峰的修为,鲲鹏的眼力,还是有的,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斩仙葫芦的可怕。

噗嗤一声!

虽说已经尽可能的调动自己的力量来抵挡了,可是,鲲鹏的胸口处瞬间出现了一道伤口,鲜血从这伤口中直接飚了出来,深可见骨的伤口,让鲲鹏骇然。

幸亏自己刚刚后退的时候,察觉到了不对劲,尽力的闪躲了,否则,和神秘的攻击真的落在自己脖子上的话,或许,自己的脑袋都要落下来吧?

眼见斩仙葫芦的攻击虽然奏效了,可是,却被鲲鹏避开了要害处,乌巢禅师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旋即,手一压,金色的太阳真火出现了,化作一颗巨大的火球,朝着鲲鹏砸了下去。

那副景象,简直就像是一轮太阳直接落下来了似的。

看着太阳真火所化的烈日落下,鲲鹏的双目微凝,伸出手掌,往上一抬。

随着他的动作,北海之水,直接提了起来,太阳真火和北海之水,瞬间触碰在一起。

火与水的力量碰撞,在高温之下,这些海水瞬间被气化,化作无尽的浓雾,笼罩方圆千里。

若是有人居高临下的俯瞰,能够看到蔚蓝色的北海,其中很大一部分,已经被浓密的雾气所笼罩了。

准圣之威,恐怖如斯。

虽说浓雾,可对于准圣层次的乌巢禅师和鲲鹏而言,这些浓雾自然是不足以遮挡他们的灵觉。

乌巢禅师一手操控太阳真火,另外一只手操控斩仙葫芦中的锋锐气息,双管齐下,朝着鲲鹏发动了攻击。

鲲鹏到底身受重伤,在乌巢禅师的攻击之下,节节败退,情形也越发的危急。

“十殿下,斗了这么久,总该消气了吧?若是再继续下去,休怪我不客气了!”斗了片刻,节节败退,鲲鹏似乎也已经没有耐心了,朝着乌巢禅师喊叫道。

只是,对于鲲鹏的话语,乌巢禅师并没有回答,置若罔闻的模样,同时,手掌下压。

又是一大片的太阳真火挥洒过去,用自己的行动,来回答了鲲鹏的话语。

眉头微皱,看着乌巢禅师下手完没有客气的意思,鲲鹏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了。

虽说从洪荒到现在,鲲鹏的确怕死,所以,当年巫妖大战的时候,鲲鹏不愿伴随着大劫身亡,当了逃兵。

但是,身为上古妖族,鲲鹏对于妖族的情感还是有的,因此,面对十太子的乌巢禅师,鲲鹏一直都有所留手。

只是,乌巢禅师现在毕竟也是准圣的修为,又有斩仙葫芦和太阳真火的力量,鲲鹏再留手下去,或许自己就得身死道消了。

所以,等到现在,鲲鹏也藏不住手了。

深吸一口气,鲲鹏深吸了一口气,旋即手掌一挥,紧接着,一块金色的金属块,出现在鲲鹏的手中。

这一块金色的金属块,看样子像是什么东西被砸碎之后留下的残骸,上面能够看到刻画了许多玄奥的图纹。

这些图纹似乎意有所指,然则,却又仿佛天然形成。

“那个,莫非是!”看着鲲鹏手中这一大块金色的金属残骸,乌巢禅师的脸色微微一变,似乎认出来了。

没有废话,看着迎面而来的太阳真火,鲲鹏举起自己的拳头,然后,一拳狠狠的砸在这块金属残骸上面。

咚的一声响,随着鲲鹏的拳头敲击,沉闷的声音响起,然后,肉眼可见,一层无形的声波从这残骸之上蔓延了出去。

这些声波扫过那些太阳真火,竟然让这些太阳真火都被抵挡住了,难以寸进。

咚咚咚!

眼看这攻击有效,鲲鹏跟着连续在这金属残骸上面砸了三次,连续三层的声波,再度蔓延开来。

随着声波蔓延,所有的一切在这声波之下都化作粉碎,就连那些僵持着难以寸进的太阳真火,也跟着粉碎了。

太阳真火被震碎了,余势不减的声波划过,将乌巢禅师都直接震退了许多,脸色一白。

只是,对于自己的伤势,乌巢禅师却并没有理会,反倒是双眼紧紧的盯着鲲鹏手中那一块金属残骸,凝声说道:“那是?我父皇的钟!?”

“十殿下,我无意与你为敌,就此别过了!”

用金属残骸将乌巢禅师震退了之后,鲲鹏看了他一眼,旋即纵身一跃,迅速的朝着远方飞去,乘胜而逃!

“拦住他!千万别让他逃走了!”眼看着鲲鹏转身逃命而去,乌巢禅师脸色微变,高声的喊叫道。

“他在对谁说话?”

听得乌巢禅师的话,鲲鹏心中一紧,只觉得一股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。

随着乌巢禅师的喊叫,滔天剑气,突然从虚空之中泄下。

在这剑气之下,鲲鹏身形直接被压了下去,落在北海之中。

万丈海水,被直接劈开……

最新网址:..

Tags: